首页 能链洞察 行业资讯

反垄断法 | 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反垄断法 | 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发布时间:2020.11.21
11月10日,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引导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互联网平台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也不得限定交易或差别待遇(如“大数据杀熟”等)。

反垄断法,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实际上,自2017年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首次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至此已过去12年。

从抑制巨头无节制的放贷欲望,到严禁互联网平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国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加速度,就像是历史的“巧合”。结合近期蚂蚁暂停上市事件,很多人深感互联网巨头给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但也对巨头的市场支配力量以及引发的财富集中效应感到担忧。

反垄断作为极具争议的话题,如何界定垄断?反垄断的标准是什么?反垄断到底是支持创新者,还是打击了创新者?这不仅是个法律问题,更涉及复杂的经济学。

反垄断法,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一、反垄断法的起源

“垄断”(monopoly)一词在英文中,最初是指从王室获得的特许经营权。

最具代表性的是1600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特许成立的东印度公司,这个特许的公司被授权独家经营英国与印度及远东之间的贸易。简单地说,垄断就是官方授予的排他性生产和(或)经营某种产品和服务的权利。这是垄断的原初含义。

1624年英国议会通过《反垄断法》,就是禁止这样的特许权(专利权除外)。但后来垄断的概念慢慢演化到今天,在经济学里成为一个技术性概念。

其背后的支撑理念是,每个市场中都应该存在合理性竞争:即在任何给定的市场中,多方竞争迫使卖方不断努力改进商品和服务,并提供有利的条件,客户将从这场竞争中受益。经营不善的公司会破产,经营得更好的公司,往往会兴旺发达,整个社会也将从中获益。

从广义上讲,反垄断法规定了一系列命题。美国的反垄断法产生于十九世纪末,可以说是美国市场经济的“宪章原则”,其以1890年的《谢尔曼法案》为源头,继而被1914年《克莱顿反托拉斯法案》1936年《罗宾逊-帕特曼法案》所巩固。

美国经济依赖于市场竞争,强有力的反垄断政策是有效竞争的必要核心条件。为了创造这些条件,监管机构依靠的是1900-1920年第一个反托拉斯时代给予他们的工具。在那个时代,国会将美国商业的集中过程视为一股动态力量。因此,1950年修订的1914年《克莱顿法案》赋予各机构和法院“在这股力量形成之初和蓄势未发之前遏制这股力量的权力”。但在1970年代末至2010年代中期,随着芝加哥经济学派的兴起,反托拉斯政策和执行情况有所下降。反托拉斯的非经济目标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无定形的“消费者福利”标准。

不难看到,反垄断从诞生那天起,它的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发生变动。但其基础信念并未动摇,即引导资本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用,鼓励创新,降低消费者需要和获得成本,最终实现社会公共利益。

反垄断法,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二、根深蒂固的矛盾

本质上,反垄断法的存在,不是为了惩罚或废除成功、繁荣的公司。相反,这些法律旨在纠正或缓和似乎是不受约束的竞争所固有的缺陷。

也就是说,反垄断法的作用在于“纠正”市场经济的内在矛盾:即在许多关键市场中,往往会出现一家或几家大公司垄断整个市场的情况。反垄断法为这种情况提供了保护和缓解。

如果竞争迫使卖方按照自己的最佳行为行事,那么反垄断法则要求占主导地位的竞争对手也这样做,而不是滥用他们的主导地位,以利用他们的被动客户。

更具体地说,反垄断法的作用是制止和纠正不正当收购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特别是法律禁止的两类行为:(1)垄断,即利用“反竞争措施”在特定市场中获取、保持或扩大垄断力量;(2)非法贸易限制,即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独立行动者联合进行的不公平压制在特定市场上的“按价值竞争”的行为,导致更高的价格、更差的服务、缺乏创新或失去选择。

为什么需要训诫这些行为?因为反垄断法预设了无限制的市场竞争是促进最大多数人持久繁荣和财富的最好方法。但在实践中,不受限制的竞争往往会导致出现寡头垄断,它们不公平地利用其客户,同时阻碍创新和商业卓越。

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巨大而永恒的矛盾,反垄断法力图纠正的正是这一矛盾。

反垄断法,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三、自相矛盾 & 前提条件

在这些批评者看来,反垄断法是自相矛盾。这些法律最终只是为了惩罚、约束和负担每个市场上最成功的竞争者,从而对竞争造成巨大的伤害,更糟糕的是,反垄断法损害了其声称要保护的东西——市场竞争。对于成功的公司来说,它们是一种昂贵的麻烦和沉重的负担,而在全球化发展的新时代,经济发展承受不起这样的负担。

此外,反垄断法在适用过程中是不确定的。如果一家公司在反垄断案件中被起诉,它很可能不得不向其律师和专家支付繁重的费用,一些关键人员将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来准备辩护,与此同时,该公司很可能会遭受负面报道。即使该公司最终“赢”了官司,也可能发现自己损失了金钱、精力、时间和商誉。

反垄断法,市场有效竞争的前提条件


而随着复杂的并购分析和模拟、市场和执法的全球化以及产业数字化的兴起,竞争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反垄断领域也变得越来越活跃和复杂。

全球化

随着全球扩张变得更加容易,越来越多的公司必须在全球化的市场中竞争。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反垄断方面采取了更加激进的行动,这可能成为拓展业务的绊脚石。

集中化

自1980年以来,许多行业的集中度显著上升。在交通运输、金融机构、农业综合企业、医疗保健和科技等行业,快速整合是一种日益增长的趋势。随着监管机构讨论这一趋势对消费者和国家经济的影响,更大的集中度继续在当前的数字革命中发挥关键作用。

数字化

互联网和商业数字化帮助科技公司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增长,让监管机构反应的时间更少。数字平台的经济学可能会给竞争法带来新的挑战。例如,在监管科技公司时,依靠消费者价格来判断市场的开放程度也可能具有误导性,特别是当越来越多的服务是‘免费’的时候。

在这场创新浪潮中,毫无疑问,竞争产生了最好的产品和最大的繁荣,但却更容易导致垄断和交易滥用。反垄断法作为有效竞争的前要条件,它无疑有助于提高数字经济领域反垄断执法的透明度,以维护这个新经济领域的自由和公平。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任何商业用途,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还请联系我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