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链洞察 区块链百科

如何理解普惠金融的可得性?

如何理解普惠金融的可得性?

发布时间:2020.06.11

在上一篇推文中,我们介绍过普惠金融的四个基本要素:可得性、多样且适当的产品、商业可行性和可持续性、安全和责任。

 

其中,可得性,即消费者能否便捷地获得金融产品和服务,是普惠金融的关键驱动因素,也是解决金融服务供给不平衡不充分的关键思路。本文将围绕此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一、如何理解可得性

 
可得性意味着消费者在物理上能够充分接近各类服务设施(包括分支机构、代理点、自动取普惠金融关键要素款机(ATM)或其他网点及设备),这样他们就可以便捷地挑选和使用一系列金融产品和服务
 
在选择是否或如何参与正规金融体系时,消费者确实非常看重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根据 2013 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 (CHFS) 的结果,拥有账户的家庭中有 45% 选择金融服务提供者的主要原因是“位置便利”,这也是排在首位的原因。
 
物理可得性的缺乏会对金融服务不足群体带来高额的交易成本(如交通费用等直接成本,时间花费等间接成本),因此金融产品难以充分发挥其作为满足消费者日常金融需求工具的全部价值。因此远程服务渠道例如手机、计算机等,对于获取和使用金融产品也越来越重要。
 
可得性不足导致正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获得和使用水平较低。研究证明,改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能增加消费者对金融产品的使用,同时也能带来诸如增加收入、促进生产投资和就业等很多普惠金融产生的收益。
 
在许多国家,金融机构根据经济效益设置分支机构。过去,消费者只能在金融服务提供者的实体网点接受金融服务。但是,建设和运营实体网点的成本大大高于服务特定消费者群体所获得的收入,由此导致这些群体(大多是收入低且不稳定的农村和低收入消费者)基本上无法获得金融服务或服务严重不足——出现这种结果不足为奇。
 
对大多数经济体而言,即使拥有一个更多元化的金融组织体系,经济效益仍然是拓展实体服务网点的一个重要障碍。因此,实现普惠金融需要超越实体网点的局限,另辟蹊径来提升物理可得性

 

二、如何改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技术、新商业模式不断改进的监管方式,它们的结合有助于金融服务提供者,以较低的成本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更便捷的金融服务。
 
自动取款机(ATM)是第一个广为分布的无网点服务设施,在包含中国在内的 130 多个经济体中,自动取款机的分布远远超过了银行网点,其中,中国 ATM 数量是银行网点数量的四倍以上。
 
从中国、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船载银行、摩托车银行、汽车银行,到越南的移动自动取款机,再到印度、俄罗斯等国具有支付功能的售货亭,都是创新手段和方式的运用。在这些案例中,并没有投资修建、运营全功能的网点,都成功改善了消费者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代理模式作为一种新兴模式近年来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中国普惠金融取得成功的一个关键推动因素。在这种模式下,便利店、邮局、大型零售商,或其他的店铺成为传统金融服务提供者或移动金融服务提供者的第三方代理机构。这些代理机构主要依靠 POS 机和移动设备运营。它们的普及归功于金融服务提供者希望利用现有的零售基础设施(特别是覆盖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基础设施)来降低交易成本、开发新的消费者群体,以及从支付相关的业务中获益。
 
尽管这些新模式能够提高金融服务可得性,但发展并不均衡。虽然一些新的渠道比全功能的物理网点成本要低,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绝对成本也很低,一直以来制约普惠金融发展的成本收益问题仍然没有消失。比如,设立一个配有自动取款机和 POS 机的代理点,所需的投入并不低,在很多情况下,从小额交易中获取的收入往往难以弥补前期投资和运营成本。因此,金融服务物理可得性的不均衡仍然是许多经济体的一个核心特征。
 
根据 2014 年 Global Findex 数据,从全球来看,没有银行账户的成年人中有超过 20% 的人将距离作为开立账户最主要的障碍。这意味着,由于可得性障碍,全球至少有 4.4 亿成年人被排斥在金融体系之外。
 
此外,从消费者角度看并非所有类型的提供者或服务渠道都是无差别的。网点类型不同,其在便捷性、产品提供、渠道功能以及运营质量等方面差异也很大。在多数国家,商业银行的实体网点仍然提供了最全面的金融产品和服务。针对农民和贫困群体的专业金融服务提供者,在提高物理可得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一些情况下只能提供非常有限的产品和服务,而且可能尚未被充分纳入到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中(如支付基础设施、征信系统),并面临着监管障碍。但整体来说,多样化的服务网点对于提高消费者整体金融服务可得性程度不可或缺
 
除了金融服务提供者经营的物理网点,手机和计算机等个人设备日益成为消费者选择和使用金融产品的新渠道。这些个人数字设备可以促进消费者在基于与金融服务提供者现有关系的基础上使用金融产品(例如可将已有账户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普惠金融关键要素关联),同时也提供了更便利的产品使用平台(例如收付资金),因此提高了消费者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数字设备不能完全取代消费者与金融服务提供者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对于首次进入正规金融体系的消费者来说更是如此。
 
因此,如何更好地辐射“最后一公里”群体中的大部分人——主要是老年人以及居住在信息通信基础设施薄弱地区的人,是解决普惠金融的可得性的关键问题。数字金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效降低“可得性障碍”模式,但或许不能在中国将其完全消除,仍然需要采用其它相应的替代方法(包括农村金融服务提供者及代理机构)。此外,也需要进一步加强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

 

*文章资料来源:《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普惠金融:实践、经验与挑战》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任何商业用途,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还请联系我们,谢谢!